-

DeFi之道丨BSC与CeDeFi崛起,以太坊L2保卫战已打响

来源: 数字货币 时间:2021-02-23 19:58:18
导读: 去中心化曾经是一项核心价值,是游戏改变了,还是仅仅参与者变了?


比特币再度跌破50000美元 24小时跌幅近8%

比特币持续走弱,但是仍有多个机构看好比特币后市,甚至认为,比特币未来的表现将好于黄金。

注:原文来自rekt。

去中央化曾经是一项焦点价值,是游戏改变了,照样仅仅介入者变了?

开发职员已经建立了跨链桥,然则随着中央化链最先增添其接纳率,社区的某些职员最先变得异常忧郁。

现在,按市值盘算,BNB已成为了第三大加密钱币,不可否认,CeDeFi应该在这个市场占有一席之地。成为一个最大主义者(maximalist)是没有意义的,但看到ETH的市场份额被云云少的缔造力夺走,着实感应有些惋惜。

当币何在推特上宣布:

“为解决拥堵问题,暂时暂停ETH和基于以太坊的代币的提币。”

许多人很快指出,以太坊网络实际上运行得相当好,币安的竞争买卖所没有面临这样的问题。

币安一直在为其BSC网络举行异常乐成的营销流动,这使得一些人加倍嫌疑,他们以为这种“拥堵问题”导致的暂停提币更多的是营销,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措施。

CZ和其团队不恐惧争议,他们在为DeFi的中央化而起劲工作。以太坊高昂的gas用度为币安提供了绝佳的机遇,他们行使其重大的用户群作为起跳板,目的是将币安智能链打造成一种替代选择。

BSC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,ETH的gas用度着实是太高了。

若是有更廉价的选择,那么它就会被使用。

只管我们知道它的本质事实是什么,但新来的介入者不会这么去看。

币安暂停提币的目的事实是什么?

他们是想和以太坊竞争,照样一起并肩作战?

Calvin Chu在推特上屏障了我们,以是我们在Telegram上询问了他的意见。

rekt: 你以为像币安智能链这样的产物,其接纳率的提高会对更去中央化的产物发生负面影响吗?

Calvin Chu:BSC并不是链的终结者,它并没有要伪装成去中央化的(只管一些头脑首脑可能会这样说),它的目的是成为一个“中心”沙盒,它既不是一个测试网,也不是一个像以太坊主网这样昂贵的主网,它实际上对于建设者和用户而言是异常有辅助的。建设者可以在产物中举行测试,用户也可以在不支付过高gas费的情况下试用新产物。若是有的话,我信赖这会激起用户深入defi兔子洞的欲望,并可能使用户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他们投资的产物,这有助于提高整个生态系统中买卖和效用的康健度。

rekt: 你以为像币安智能链这样的产物,其接纳率的提高会对更去中央化的产物发生负面影响吗?

Calvin Chu: 我以为,从长远来看,市场将认识到去中央化的价值,抗审查的产物将获得应有的溢价,但若是crypto是为了给用户选择的权力,它还应该为用户提供一个“免费的”模子,让他们介入defi,学习defi,而不必为每笔买卖支付数百美元。无论利害,币安都是一个比大多数dapp更全球化,拥有更涣散用户群的存在,网站被翻译成了12种语言,这代表了异常多样化的受众,这些用户使用加密钱币,但不一定使用DeFi。
若是你在阿根廷或者印度,你不能花100美元在curve.fi上举行买卖,纵然它是一个漂亮的智能合约,这些钱意味着是一个家庭的每周收入。
我信赖,从长远来看,Layer 2或者中央化买卖所链将需要进一步的基础设施,以激励跨链天下的流动性增添。有了xdai在ETH/xDAI以及xDAI/BSC之间的链接桥,加上Anyswap在ETH/BSC之间的产物等等,我们希望更多的产物能够融合中央化和去中央化的流动性,最主要的是要缔造超深的无允许流动性。
这将使我们能在明天建造出最好的DeFi产物。

让我们看看币安开发其自有链的一些念头。

币安提款占上周以太坊所有买卖的5%以上。

Nansen向我们展示了币何在一周内花费了900万美元的gas用度。

也许币安只是想为其用户降低gas用度……

正如Calvin Chu在推特上说的:

“币安智能链允许币安封装和托管无法无缝封装到ETH上的主网资产,或者需要昂贵的网桥才气封装到智能合约链中的资产。虽然它不是无需信托的,但它很廉价,用户希望在智能合约中使用其资产。”

凭据Cherry的这个帖子,许多研究DeFi的新用户首先找到了币安,然后就选择呆在了那里。

“我有许多同伙正在通过BSC学习DeFi,六个月前他们还没有介入加密钱币,现在他们知道若何使用metamask、将tether稳固币转到bsc,以及流动性挖矿。他们并没有介入许多的钱,但他们在学习。他们问我关于Bancor、Curve之类的事。老实说,ETH现在是一条鲸鱼链。只管云云,他们仍在学习,我以为这对DeFi而言是一个起劲的影响。现在,我们有责任向人们提供无需支付过高的gas用度即可使用的产物。”

我们问了Cherry更多的细节…

rekt: 嗨,Cherry,你在2月19日公布的关于BSC接纳的推文很有趣,你能为我们详细先容一下吗,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文章中引用你的话了?

Cherry: 固然,我试着指出它的一个起劲面。它是CZ经心打造的币安“初学者”生态系统的一部门,因此,至少在牛市中,它对船上的介入者是异常有用的,我们希望这些人中的一小部门会进入“真正的”defi生态系统中,经验丰富的加密钱币用户将加入其中。由于bsc大多充斥着圈套、meme币以及快速抢钱设计。

rekt: 当你的同伙最先学习defi时,币安和BSC是他们最先发现的器械之一,照样你建议他们这样做的?

Cherry: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建议过。这只是我意识到的,我通常不会再费心去劝说同伙让他们进入加密领域,我也不会告诉他们买一些基本面很好的器械,好比BTC,ETH,LINK。但新人们通常会看狗狗币、ADA这种“廉价”的代币。当你最先进入加密领域时,要找到准确的信息是异常难题的。你进入了一个垃圾币(shitcoin)的天下,然后随着人群走,他们跑到了币安,然后购置廉价的币。然后他们会看到随机的meme币最先爆拉,于是他们就最先流动性挖矿。他们甚至可能知道这是圈套,但有些人只是用50-100美元在“投资”。他们不会在ETH上这样做。以是我告诉他们要小心,但我知道他们只能靠自己学习,若是他们被收割了,这也是历程的一部门。
为新来者提供平安空间的市场显然是伟大的。币安知足了这种需求,看起来他们做得很好。
因此,我们看到BSC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,但中央化往往滋生溃烂,而币安仍然有其嫌疑者。
我们和一位匿名的气忿旁观者攀谈,他说:
“我以为币安声称拥堵而暂停提币的通告是假的,由于这说不通,那时gas价在200以下,我以为CZ只是设计让更多的用户使用BSC。”

关于BSC的炒作,我以为买卖量部门肯定是假的,但我不以为人们真的注意到这一点?就像在CoinGecko上提供的数据那样,Pancake Swap的买卖量更高就假设Pancake Swap比Uniswap更好。我确实以为BSC上的廉价用度是一个加分项,我的通俗同伙介入进来并不体贴“去中央化”,他们只体贴利润最大化。

时钟在滴答作响。

新用户的数目与日俱增,币安正尽最大起劲吸引和留住这些用户。纵然我们假设其中一半的买卖量是伪造的,BSC的接纳数字一定会引起L2 开发者的一些担忧,他们现在有更多的理由加速开发速率并解决以太坊的gas用度问题。

我们采访了rossdefi,以领会他对高gas用度的看法,并从构建L2的团队的角度领会对BSC的看法。

“自夏日以来,高gas费使得中等规模的介入者都无法使用大多数DeFi产物,因此对Rollup类型的L2网络的需求泛起了大幅增进。主要的难点仍然是用户进收支L2的问题。进入时的高额gas用度以及脱离时的等待时间意味着,若是L2上没有更多的产物,并且在每个rollup网络之间都能很容易地转移资产,那么用户现在并不愿意举行迁徙。
BSC的崛起,令我感应了苦涩的味道,由于我们信赖Rollup是扩展DeFi和以太坊的最佳方式,Vitalik在短期内赞成这一点,Rollup可以提供低用度、高TPS甚至隐私,而不会牺牲以太坊主区块链的任何平安利益。
看到币安玩暂停以太坊提币的游戏,并为其用户指向币安链,这对于币安而言是一个明智之举,但它将行业的未来指向了一个更中央化、更以币安为中央的天下。作为一个行业,我们需要专注于CEX到L2的传输,以袭击此类不良行为者的崛起,并用我们的钱包行事 —— 支持你的L2选择!

革命会是属于去中央化的,但这并不会是非黑即白的。

公司链是不可避免的。

这不仅仅是币安。

其他介入者也在起劲推出自己的链来容纳新的介入者,好比Crypto.com就选择在3月25日上线自己的主网。

CeDeFi的最终融合,将吸引一些将公司名称视为平安因素的人。当他们的声誉受到威胁时,公司通常会全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然而,一旦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最先扩大规模,我们无疑会发现一些重大溃烂的例子。

机构也可能会选择CeDeFi,他们的状师会放心地告诉他们,若是某件事失败了,他们可以将某人告上法庭,但若是不需要,为什么还要完全信托呢?

去中央化是前进的门路,这是将我们带到这里的价值,然则在买卖用度下降之前,我们不能指望新来者加入以太坊

直到那一天,币安智能链及其中央化竞争者将继续吸引新来者。

一旦Layer 2准备就绪,我们将若何激励用户脱离这些中央化的区块链?

当抵达那里时,让我们去跨越这座桥梁。

加入新手交流群:每天早盘分析、币种行情分析

添加助理微信,一对一专业指导:chengqing930520

加入新手交流群:每天早盘分析、币种行情分析,添加助理微信

一对一专业指导:chengqing930520